seasoncontat

Le blog de seasoncontat

時間殘酷的定義

 此時此刻文字是蒼白的,蒼白的我不知道我是否還能擁有那溫馨的擁抱台灣數據卡,再對你說:我愛你!
  
  就是我和你分開已經將近五年,特別是當我今天偶遇我家的鄰居,我的心再次有種鑽心的疼;看見鄰居家的兩口子在相互攙扶過馬路的一刻;我的眼前出現了我的媽媽蹣跚的身影,眼前出現了我的老爸拎著大包的菜過馬路而疾走的背影。
  
  當鄰居問起你們的情況時,我能怎麼說?在我轉身揮淚走開的一瞬,我的淚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
  
  老媽,你在那邊還好吧,是不是每天還和以前一樣,早晨四點多就起床,刷牙洗臉院子裏走走,然後去大棗樹前,去摘那些已經熟透的大棗。
  
  然後把那些好的,最大的棗放在一個竹筐裏,留著我回來吃,等我難得回來一次時,你會靜靜的看著我有滋有味的吃的叮噹在響時你會說:“姑娘,慢點吃,別噎著,自家的棗,有的是。”
  
  這種難得的回來,現在想起來是那樣可憐,可憐的就剩下了眼淚——-
  
  難怪,每次我回家媽媽摘得大棗有的已經不那麼水靈了;難怪,每次我難得的回家一次;媽媽都會定定的看著我拉著我的手說:姑娘,我就想你……
  
  難怪……太多的難怪!
  
  讓我此時想起來,心如刀割,讓我無法用語言詮釋————
  
  可惜那時的我,卻是那樣的不懂事,總覺得以後會有很多時間,有的是機會去陪伴他們,所以,我每次難得的回家一次時,我都會呆上不了多長時間就匆匆的離去————
  
  每次我走,老媽都會對我說搖籃嬰兒:“別總惦記我,我有你爸照顧呢,我想吃什麼,你爸就給我買了。”
  
  寫到這裏,我會想起我的老爸每天上街回來大包小包拎回來的速食麵。速食麵,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主要食物了,老爸節儉一輩子,掙錢不少,卻捨不得自己花,每天速食麵就是最好的主食,老媽呢,沒有工作,爸爸做什麼,媽媽也不挑剔,偶爾的包頓餃子吃頓肉也要等我回家來吃。
  
  老爸,陰間很冷吧?是不是媽媽為你做的狗皮褥子你還鋪著,你每天還出去買菜嗎?還去遊藝室去打比賽嗎?是不是還喜歡吃核桃,還喜歡說:“那是。”還喜歡聽我講的笑話呢呢?
  
  是不是把捨不得花的錢又存入了存摺,自己從不捨得買一件衣服,好容易買了一件羽絨服還是處理廉價的平時還不舍得穿而在出門或回東北時偶爾的穿上一回,回到家再鎖入衣櫃呢?那個在你生日那天,我給你買的你生日禮物你最喜歡的帽子,已經很舊了吧,你還戴著呢嗎?等我下次再去看你時,一定再給你買個新的墓前燒給你吧————-
  
  墓前燒給你!帶著心碎的文字,為什麼?你說是為什麼……陰陽相隔,帶給我無語的沉默和痛心的眼淚。
  
  為什麼,父母雙親在世時我沒有感覺到應該珍惜。為什麼,我總是覺得以後會有的是時間機會去陪伴他們!為什麼,此時的人生對我就是個減法,減法的定義很殘酷,殘酷到見一面就少了一面,殘酷到我只能在想他們時,只能去可憐的墓前去燒燒紙錢,去買些所謂的他們喜歡的東西,但實際呢,他們能收到嗎?!他們能感知到我對他們的思念嗎?!!
  
  人生的殘酷就如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當我們相遇列車上時,當我們有幸相識相親相愛,有緣成為親人,家人同事朋友時,我們不覺得這種難得的緣分應該珍惜嗎?我們何必要為難自己的活著,我們何必不在有生之年用心愛自己的親人,家人同事朋友。
  
  人,千姿百態,社會紛雜不堪,一個人有一個人的生活方式,老天爺的不公平就是應該讓人這個名字更人性化,更能有良知,但不幸的是,有的時候老天爺就和你或他開了很大的玩笑,讓你在擁有時不知道應該用行動去珍惜去愛自己身邊的人,而在失去時才讓你明白這個殘酷的道理。雖然這個道理有些晚,但最起碼能給我們後人敲響警鐘,讓我們更好的去感知親人的溫暖,去理解人應該怎麼樣去學會感恩!
  
  我的親人我的父母,此時此刻我又在我的空間寫下我對你們的思念,我知道此時的文字已經變得沒有了什麼實際意義,因為我知道即使我的眼淚在哭幹,我的心再痛,也換不回來你們的再生灣仔髮型屋
  
  人生的悲劇就是根本沒有如果,人死不能複生,我只能默默地對我的父母說:一路走好,下輩子再見!
publiι le mercredi 26 octobre ΰ 04:57

Ecrire un commentaire



Tout le monde peut publier un commentaire.